范仲淹:文武双全的千古第一名相

12 11月 by admin

范仲淹:文武双全的千古第一名相

范仲淹:文武双全的千古第一名相
范仲淹:先全国之忧,后全国之乐如我这样的年纪,在正吸收常识之际,恰逢前所未有之时,除毛选及毛诗词外,能读的书很少,但不知在哪儿弄来一讲义,其间有便有范仲淹这《岳阳楼记》,在母亲的教训下,遂将其背熟,至今还能背诵完好。对这篇文章,其实其时了解的倒并不是“先全国之忧而忧,后全国之乐而乐”的圣贤情怀,而是文中那对景致的描绘:“春和景明,波澜不惊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;沙鸥翔集,锦鳞游水;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而或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。”其时就觉得,这一组排比,简直美得让人心颤,画面感极强,朗朗上口,诵之便觉口留余香,特别是这“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”句,借着这潮水拍岸,好像能嗅到那幽幽暗香;所以,在给孙女起名字时,便用了这个“芷”,香草美人,曾经屈原便有此比方嘛。范仲淹可以说是在历代一切名人中最完美之人,在他身后的不管哪个年代都是极为推重的,除了本朝偶有批评所谓“忠君”思维时在外,那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”的情趣都是为年代所称道的。作为一种品格模范,他对后人影响深远,彻底当得起他在《严先生祠堂记》里所推重的“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,先生之风,天长地久”。范仲淹,字希文,姑苏吴县人,北宋出色的思维家、政治家、文学家;他年少失怙,母亲改嫁长山朱氏,范仲淹苦读及第,授兴化县令,后历经陈州通判及姑苏知州等职,因秉公直言而屡遭贬低斥责。范仲淹文武双全,曾任陕西经略安慰招讨副使,采用“屯田久守”方针,稳固西北边防;他出任参知政事,建议“庆历新政”;不久后,新政受挫,范仲淹被贬出京,历多地知州,及改知颍州时,范仲淹扶疾就任,于途中去世,年64岁,追赠兵部尚书、楚国公,谥号“文正”,世称范文正公。范仲淹的身世很是崎岖,他两岁失怙,其母改嫁商户朱家,继父朱文翰做过小官吏,对他很好,“既加哺育,复勤训导”,寄予厚望,期成大器;所以,范仲淹自小所受的教育仍是很好的。但后来他因好诗书而不肯随养父从商,所以寄宿到醴泉寺读书,节省度日,再后来,当他得知自己并非朱家亲生子后,羞愤之下“感泣辞母,去之南都入学舍”,决意脱离朱家,负琴携剑,肄业南京,想以功名立身。在他这一段读书的时间中,他度过了最为困难的韶光,一日只吃两顿饭,总算在五年后考中进士,时年27岁,从此步入宦途。匡扶社稷是范仲淹的抱负和奋斗目标,假如要从“三不朽”规范来衡量范仲淹的话,他可谓是方方面面都契合古今圣人之规范,自他步入宦途后,先后在多地担任当地官,终究是在青州任上因忙于赈灾而患沉痾,死在迁官路上,他的终身是为国为民,仅有不为已,可谓尽心竭力,鞠躬尽瘁。即使是在京城当朝官时,也是直言敢谏,勇于担任,俗话说无欲则刚,范仲淹正是凭着这一身正气,不贪官,不图财,从不为已谋私利,以至于身后是家无余财,于公于私,他身上的所展现的高风亮节,一向为后世所敬佩,正如《宋史·范仲淹传》所载:“每感谢论全国事,舍生忘死,一时士大夫矫厉尚风节,自仲淹倡之。”范仲淹终身勋绩很多,其间最大的两项正好是对外对内,亦武亦文,一是安边,一是改造,只需看在实施这两项国之大计他所发挥的效果,便可知道一个文武双全,才华横溢,有担任,有才干,人品高尚的我国榜首贤相,他武能安邦,文能治国,我觉得那戏曲舞台门楣上所挂的“出将入相”,正是为他一人所规划的。他所在时的大宋有个很头痛的问题,这便是由李元昊树立的西夏国,地域大致在宁夏、甘肃、陕西、青海以及内蒙古部分地区;西夏虽小,子民仅250多万,但50多万青壮年简直全部是武士,这种全民皆兵且战役力极强的西夏人,让大宋吃尽了苦头。西夏人对宋朝的属地是不断地进行的袭扰和蚕食,如牛皮癣一般弄得大宋朝很是不爽,但宋军开国日久,兵力早已废弛,远不是马背上长大的西夏人对手。再加上北宋实施的是轮戍法,所以形成兵不知将,将不识兵,成果便是一败再败;可是,宋仁宗还算是个有血性的皇帝,在他的坚持下,宋军是屡败屡战,在阅历了三川口之战后,宋军被打得是头破血流,再无斗志。在这危殆之时,范仲淹自动请命,担任陕西经略安慰副使和延州知州,就任后,他针对西夏小国寡民、缺少补给、不擅攻城的实践,在边境很多筑城,形成对西夏的碉堡封闭群。范仲淹实施“囚笼方针”适当见效,大大紧缩了西夏的回旋空间,使得西夏只能无法地步步撤退,然后扭转了宋朝百战百胜的局势,迫使西夏中止侵略,与宋议和,时有语曰:“范公在,不敢犯。”。对西夏成功的防护,证明了范仲淹能审时度势,在充沛了解了敌我两边的实践情况下,用最为有用的办法,建功西北边境,这是他武能安邦的详细表现。至于文能定国,当然是指由他建议的“庆历新政”,这个说来很是杂乱,简略来说,便是当范仲淹为参知政事后上《十事疏》,提出明黜陟、抑幸运、精贡举、择官长、均公田、厚农桑、修武备、减徭役等十项建议,史称“庆历变法”。仁宗采用了大部分定见,实施新政,可是,因为新政触犯了贵族官僚的利益,因此遭到他们的阻遏;跟着范仲淹、韩琦、富弼、欧阳修等人相继被排挤出朝廷,各项变革也被废止,这次变革尽管失利,却为后来的王安石变法拉开了前奏。变法尽管失利,但范仲淹却培育和拔擢了一批十分有才干的年青变法主干,其间包含韩琦,富弼,欧阳修等人,每一个都是能在青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人物,他们为北宋走向我国历史上昌盛的高峰起了重要的效果。范仲淹不光在军事上和政治上才干杰出,在文学上也是一流之人物,他的《岳阳楼记》因为境地崇高,文笔美丽而为全国人所推重,“先全国之忧而忧,后全国之乐而乐”,也是范仲淹终身行为的原则,而在诗词上,范仲淹也可谓是独步全国,其成果在其时鲜有人能比肩。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山映斜阳天接水,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黯乡魂,追旅思,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想念泪。旅夜思乡乃古之体裁,写的人多多,但我以为,在这很多同体裁著作中,范公的这首是最好的,尤其是这终究九个字,字字经典,作为我这好酒之人,或许更有一层于深处的体会。范仲淹是正派地文科生,但是怪异的是,他却有着高明的军事才干,写这首词时,他正率军在西北担任抵挡西夏;因为远离故土,范仲淹思乡之情油但是生,遂写下这首千古名词《苏幕遮·怀旧》。漫空湛碧,大地橙黄,秋景爽飒,烟霭翠色,遥接淼淼秋江,这秋意的广阔而多彩,让人顿生“秋水共长天一色”之慨;但是,一个“寒”字紧连着凄凄芳草,伴着将落的落日,隐逗出乡思离情,所谓“天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”,一幅悲惨的“落日晚秋图”便呈现在咱们眼前。羁泊异乡,黯然凄怆,乡思离愁,独倚楼房,“愁肠已断无由醉,酒未到,先成泪。”郁积的旅愁在酒的诱发下发展到高潮,词也就在这难以为怀的心情中黯然收束,但它是思乡却不颓丧,柔而有骨,深挚而不流于俗套,意境远比同类词更为阔大。。这是一首在雄姿英才的空隙中所吟出的心里惆怅,而不是深闺亭阁中的无病呻吟,它是以阔远而秾丽的意象,借萧条的秋景,以抒作者的深挚之情而不流于颓靡;所以清代文学家邹祇谟点评曰:“前段多入丽语,后段纯写柔情,遂成绝唱。”记住当年看王实甫的《西厢记》时,读到《长亭送行》一节,崔莺莺的唱词道: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晓来谁染霜林醉?总是离人泪”,总觉得似曾相识,遂找来一堆的书来证明,弄了半响刚才理解,这王大文人是套用范公的,仅仅将黄叶改为黄花了。“古来征战几人回”,这边关总是同战役相依相存,也是豪宕词的重要来历,时人总把宋词中的豪宕肇始归于苏东坡,其实我觉得,这范仲淹才是写豪宕词的榜首人,只不过他写的数量没苏轼那么多,也不及那“大江东去”有名算了。当然,毛主席以为他的词是:“介于婉转与豪宕两派之间,既凄凉又美丽,使人不厌读。”我觉得毛主席之所以没将他归于豪宕派,是因为他是将豪宕之情以传统的体裁述之,在层面的感觉上便显得狭隘了些的原因吧。塞下秋来景色异,衡阳雁去无留心。四面边声连角起,千嶂里,长烟落日孤城闭。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。羌管悠悠霜满地,人不寐,将军青丝征夫泪。这首《渔家傲·秋思》便是他一扫五代以来柔媚的代表词作,他虽不是豪放卓群,但沉郁凄凉,广阔萧条的塞外现象一目了然,为词国际拓荒了簇新的审美境地,读之颇有王维名句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之神韵。长烟落日后孤城,行将到来的定是血腥的战役,一个“闭”字,将一幅充溢肃杀之气的战地风景画面,展现在人们眼前,隐隐地泄漏宋朝晦气的军事局势。秋来早往南飞的大雁,风吼马啸夹杂着号角的边声,崇山峻岭里升起的长烟,西沉落日中闭门的孤城,作者用近乎白描的方法,描画出一幅寥廓荒僻、萧条悲惨的边塞鸟瞰图。边塞,尽管经过了历史长河的淘洗,但在古诗人的笔触下,却仍然藏着相同的印迹。范仲淹身负重任,防卫危城,他彻夜未眠,徜徉于庭,将直抒胸臆和借景抒情相结合,经过将军的英雄气概及征夫的艰苦日子,其爱国热情和浓重乡思,兼而有之,抒情的是作者壮志难酬的慨叹和忧国的情怀。范仲淹去世后被谥“文正”,这是文人中最高的美誉,历史上不说很多的高尚名士,即使是那历朝取得此项荣誉之人,都无一人能同其比较,在有着稠密的“春秋责备贤者”传统的我国,一个人物不管多么优异,总能被人挑出这样那样的缺点,不管是宋之司马光,明之方孝孺,仍是清之曾国藩,都有被人诟病之处,仅有没有贰言的便只有这范公范文正了。对范仲淹如此高的点评,不仅是两宋人物的一致,也是被后来朝代所公认,咱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曾说过:“我国历史上有些常识分子是文武双全,不光可以下笔千言,并且是知兵善战。范仲淹便是这样的一个典型。”范仲淹仍是一位书法家,宋四家的黄庭坚曾说:“范文正公书落笔爽快沉著,极近晋宋人书。”明人也点评他的书法是“书极点劲秀美,无毫铓纵逸之态。”他留下的手卷《道服赞》,极展其书艺风貌,当年是民国四令郎之一的张伯驹花了一百多两黄金购得,后捐献给了故宫博物院。观范仲淹的终身,早年节衣缩食,苦读求仕;中年为官当地,勤勉辛劳;及戍边镇关立伟业,庙堂之上分君忧,终身几无所乐,终究宣布“先全国之忧而忧,后全国之乐而乐”的人生慨叹,也将他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居庙堂之高,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,则忧其君”的宽广胸襟展现了出来。他终身几起几落,在他终究多年的官吏生计中,一向徜徉于低层州官中,但是,这声大彻大悟的慨叹如名刹大庙里的钟声淳厚沉远,震悟大千。这一声大叹悠悠千年,鼓励着多少志士仁人,匡正了多少仕人官宦。古往今来,墨客意气、文人风骨,一脉相承,它作为我国士大夫的传统观念,早已是家喻户晓,范公的终身所为,以及给咱们留下的文字,承载着或沉重或纠缠的过往,时隔千年韶光,仍旧熠是熠生辉、余香满室,它横跨天边,光照千秋。